2021-09-17 10:18:23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郭庆娜
核心提示:创办过“独角兽”的马克·洛尔如今打算从零开始,打造一座拥有500万人口的资本主义乌托邦城市。他承认这一切有点荒谬,但他要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思考这件事。他能成功吗?
咪乐|直播|app|官网   中新网3月23日电据南美侨报网编译称,在巴西巴伊亚州SANTALUZ市,一名猎人在一个穿山甲的洞穴里发现了一个重约804克的金块,价值约万黑奥。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9月6日一期发表题为《欢迎来到乌托邦大都市》的文章,作者为约书亚·布鲁施泰因。全文摘编如下:

在赢家和输家并存的美国经济中,马克·洛尔的落脚点是显而易见的。他创立了两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分别以5.5亿美元和3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然后在过去五年里一直负责沃尔玛电子商务部门的业务。自从今年1月宣布离开沃尔玛以来,似乎除了用火箭将自己射入太空之外,他几乎做了所有的事情。然而,就在他购买了一支篮球队的股份,开始学习施坦威三角钢琴的基础知识,并计划制作一档真人秀节目的时候,洛尔也抽出时间思考他认为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巨大的贫富差距。“历史上的大多数文明都会在某个时候衰落,对吗?”他说,“这将拖垮美国。”

打造“最高目标”城市

过去的六个月里,在反复的电话和面对面采访中,洛尔阐述了他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5月初,他邀请我去他位于曼哈顿特里贝卡社区的价值438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共进午餐。洛尔讲述了数年前阅读的经济学家兼记者亨利·乔治于1879年撰写的《进步与贫困》一书是如何改变他的。这本书的核心论点是,私人土地所有权是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的罪魁祸首。乔治认为,对土地价值征收重税既能提高经济效率又能促进社会公正。

洛尔对乔治主义格外着迷,包括创建一个信托基金,该信托基金持有社区的土地,并将其产生的收入用于资助社会服务。根据这个想法,他提出了一个温和的建议,成立一个私人基金会,大概在美国西部的某个地方,购买20万英亩(约合8万公顷)左右的土地,从头开始建设一座500万人口的城市,这是一个乔治主义乌托邦,将作为资本主义新的、更公平阶段的示范项目。

洛尔说:“假设你进入那片土地毫无价值的沙漠,并且创建一个拥有那片土地的基金会,人们搬到那里,用税收修建基础设施。我们建造出一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这个基金会可能价值1万亿美元。”“假设基金会的任务是让土地增值,并以医疗、教育、保障性住房和社会服务的形式回馈市民……哇,就是这样!”

洛尔说,基金会的财富分配方式效仿初创公司,部分以股票支付的方式付给员工报酬。他说,他正在规划这座城市,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他创办企业的方式进行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洛尔和几位同事研究了这个新城市的官方价值观,并开发了它的标志。洛尔在他的粉丝中进行了一项调查,以帮助他选择城市名字。他们最终选择了特洛萨(Telosa),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语,意思是“最高目标”。他雇了一个团队,其中包括一名交通规划师、一名工程师和一名城市历史学家。他的房地产咨询公司已经将选址范围缩小到了大约六个州,甚至确定了内华达州一些面积超过5万英亩(约合2万公顷)的特定地块——该州州长已经提出了鼓励新城市的规则——作为潜在的选址。今年6月,洛尔委托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比亚克·英格尔斯担任特洛萨的首席建筑设计师。

“独角兽规划”的动机

洛尔承认这一切有点荒谬。他很有钱,但还不足以独自为这样一个大型开发项目提供资金,他也不能具体说明他将如何获得这笔钱。他还没有获得土地或水权,这是他承担的说服人们离开真实城市去他假想的城市这一艰巨任务的前奏。洛尔没有弄清楚基金会将如何运作,也没有说服地方官员授予它运作可能需要的权力。只有清除这些障碍并待特洛萨发展到某一阶段时,洛尔才可以看到他假想的经济模式是否真的会成功。

特洛萨利用了一个由来已久但大多不成功的传统,即试图通过从头开始创建新的城市来改善城市生活。位于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研究城市规划的地理学副教授萨拉·莫泽研究了全球约150个正在规划并得到政府或者私人资助的绿地城市建设项目。

美国和加拿大的此类活动一直在增加。莫泽说,推动力主要来自与科技行业相关的人。他们的动机各不相同,既有为自动驾驶汽车和全市传感器网络等技术创造试验台的愿望,也有硅谷式的信念,即私营初创企业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但莫泽认为这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是愤世嫉俗的。“说‘我会重新开始’,而不只是交税,这太诱人了。然后,他们把自己塑造成人类希望的灯塔。”在2020年的一篇论文中,莫泽和几位同事给这种城市建设理念起了个名字,模仿了激发它的数十亿美元初创企业的称谓:“独角兽规划”。这是洛尔会同意的那种框框,即使莫泽的意思并不是恭维。

当梦想家遭遇现实

7月初一个闷热的日子,比亚克·英格尔斯集团(BIG)在纽约州布鲁克林的总部开始筹备特洛萨。

洛尔对特洛萨的规划非常宏大。BIG的工作人员解释了未来40年这座城市将如何分几个阶段建设。一期工程计划于2030年完工,包括5万人居住在一个约1500英亩(约合607公顷)的环形社区。特洛萨每平方英亩(约合0.4公顷)正好容纳了34名居民,这一密度与新加坡相似。当然,这座城市将从每英亩零居民开始,而洛尔想要谈论的是第一代特洛萨人。

尽管如此,当洛尔谈到特洛萨的细节时,他不断地遇到他想到的紧张形势。他告诉BIG的员工,他希望最初的居民是社会经济和种族多样化的。但他也知道,不能像雇用创业公司员工那样来雇用一个城市的人口。

曾在世界银行担任首席规划师、颇具影响力的城市思想家阿兰·贝尔托表示,现实城市与生俱来的不可规划性总是让梦想家们感到头疼。他认为,绿地城市如果建立在现有人口中心的边缘,是有机会的,因为可以利用劳动力市场,但从零开始创建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需要有能力让人们搬到那里。“只有政府才能做到这一点,”他说。

这可能是与特洛萨最大的矛盾。洛尔的基金会将管理公共资源以提供社会服务,这听起来很像一个政府。他经常提到该基金会是向该市的实际政府提供“制衡”的一种方式。他说,它的董事会甚至会由城市居民选举产生。但他反对任何有关建立政府或私人替代政府的说法。相反,洛尔说,他只是想在人们对公共机构失去信心时对现有制度进行补充。

“这是你需要的天真”

谈到洛尔的成功机会时,人们的反应不一。莫泽认为洛尔的机会为零,但给了他“原创性的赞誉”。在她看来,像洛尔这样的项目充其量只是转移建设功能性城市无聊工作的注意力——当已经存在的地方都在与流行病和气候变化日益严峻的挑战作斗争的时候,这特别令人遗憾。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最终会成为私人利益的工具,以迫使迫切需要资金实现经济发展的地方政府做出让步。

关于成功概率,洛尔说,从哲学上讲,他不能大声说出任何低于100%的数字,直到他承认可能在20%左右,然后说这取决于一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他明白,比他更了解城市发展的人有很多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他为何会失败。专业知识让人更谨慎——这也是他永远不会再创办另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原因。“当你知道的太多时,你会感到厌倦。”洛尔说,“你没有漂亮的履历,但你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思考这件事。初创企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对吧?这就是你需要的那种天真。”

代发05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9月6日一期封面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9月6日一期发表题为《欢迎来到乌托邦大都市》的文章,作者为约书亚·布鲁施泰因。全文摘编如下:

在赢家和输家并存的美国经济中,马克·洛尔的落脚点是显而易见的。他创立了两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分别以5.5亿美元和3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然后在过去五年里一直负责沃尔玛电子商务部门的业务。自从今年1月宣布离开沃尔玛以来,似乎除了用火箭将自己射入太空之外,他几乎做了所有的事情。然而,就在他购买了一支篮球队的股份,开始学习施坦威三角钢琴的基础知识,并计划制作一档真人秀节目的时候,洛尔也抽出时间思考他认为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巨大的贫富差距。“历史上的大多数文明都会在某个时候衰落,对吗?”他说,“这将拖垮美国。”

打造“最高目标”城市

过去的六个月里,在反复的电话和面对面采访中,洛尔阐述了他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案。5月初,他邀请我去他位于曼哈顿特里贝卡社区的价值4380万美元的顶层公寓共进午餐。洛尔讲述了数年前阅读的经济学家兼记者亨利·乔治于1879年撰写的《进步与贫困》一书是如何改变他的。这本书的核心论点是,私人土地所有权是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的罪魁祸首。乔治认为,对土地价值征收重税既能提高经济效率又能促进社会公正。

洛尔对乔治主义格外着迷,包括创建一个信托基金,该信托基金持有社区的土地,并将其产生的收入用于资助社会服务。根据这个想法,他提出了一个温和的建议,成立一个私人基金会,大概在美国西部的某个地方,购买20万英亩(约合8万公顷)左右的土地,从头开始建设一座500万人口的城市,这是一个乔治主义乌托邦,将作为资本主义新的、更公平阶段的示范项目。

洛尔说:“假设你进入那片土地毫无价值的沙漠,并且创建一个拥有那片土地的基金会,人们搬到那里,用税收修建基础设施。我们建造出一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这个基金会可能价值1万亿美元。”“假设基金会的任务是让土地增值,并以医疗、教育、保障性住房和社会服务的形式回馈市民……哇,就是这样!”

洛尔说,基金会的财富分配方式效仿初创公司,部分以股票支付的方式付给员工报酬。他说,他正在规划这座城市,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他创办企业的方式进行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洛尔和几位同事研究了这个新城市的官方价值观,并开发了它的标志。洛尔在他的粉丝中进行了一项调查,以帮助他选择城市名字。他们最终选择了特洛萨(Telosa),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语,意思是“最高目标”。他雇了一个团队,其中包括一名交通规划师、一名工程师和一名城市历史学家。他的房地产咨询公司已经将选址范围缩小到了大约六个州,甚至确定了内华达州一些面积超过5万英亩(约合2万公顷)的特定地块——该州州长已经提出了鼓励新城市的规则——作为潜在的选址。今年6月,洛尔委托世界上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比亚克·英格尔斯担任特洛萨的首席建筑设计师。

“独角兽规划”的动机

洛尔承认这一切有点荒谬。他很有钱,但还不足以独自为这样一个大型开发项目提供资金,他也不能具体说明他将如何获得这笔钱。他还没有获得土地或水权,这是他承担的说服人们离开真实城市去他假想的城市这一艰巨任务的前奏。洛尔没有弄清楚基金会将如何运作,也没有说服地方官员授予它运作可能需要的权力。只有清除这些障碍并待特洛萨发展到某一阶段时,洛尔才可以看到他假想的经济模式是否真的会成功。

特洛萨利用了一个由来已久但大多不成功的传统,即试图通过从头开始创建新的城市来改善城市生活。位于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研究城市规划的地理学副教授萨拉·莫泽研究了全球约150个正在规划并得到政府或者私人资助的绿地城市建设项目。

美国和加拿大的此类活动一直在增加。莫泽说,推动力主要来自与科技行业相关的人。他们的动机各不相同,既有为自动驾驶汽车和全市传感器网络等技术创造试验台的愿望,也有硅谷式的信念,即私营初创企业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但莫泽认为这些项目在很大程度上是愤世嫉俗的。“说‘我会重新开始’,而不只是交税,这太诱人了。然后,他们把自己塑造成人类希望的灯塔。”在2020年的一篇论文中,莫泽和几位同事给这种城市建设理念起了个名字,模仿了激发它的数十亿美元初创企业的称谓:“独角兽规划”。这是洛尔会同意的那种框框,即使莫泽的意思并不是恭维。

当梦想家遭遇现实

7月初一个闷热的日子,比亚克·英格尔斯集团(BIG)在纽约州布鲁克林的总部开始筹备特洛萨。

洛尔对特洛萨的规划非常宏大。BIG的工作人员解释了未来40年这座城市将如何分几个阶段建设。一期工程计划于2030年完工,包括5万人居住在一个约1500英亩(约合607公顷)的环形社区。特洛萨每平方英亩(约合0.4公顷)正好容纳了34名居民,这一密度与新加坡相似。当然,这座城市将从每英亩零居民开始,而洛尔想要谈论的是第一代特洛萨人。

尽管如此,当洛尔谈到特洛萨的细节时,他不断地遇到他想到的紧张形势。他告诉BIG的员工,他希望最初的居民是社会经济和种族多样化的。但他也知道,不能像雇用创业公司员工那样来雇用一个城市的人口。

曾在世界银行担任首席规划师、颇具影响力的城市思想家阿兰·贝尔托表示,现实城市与生俱来的不可规划性总是让梦想家们感到头疼。他认为,绿地城市如果建立在现有人口中心的边缘,是有机会的,因为可以利用劳动力市场,但从零开始创建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需要有能力让人们搬到那里。“只有政府才能做到这一点,”他说。

这可能是与特洛萨最大的矛盾。洛尔的基金会将管理公共资源以提供社会服务,这听起来很像一个政府。他经常提到该基金会是向该市的实际政府提供“制衡”的一种方式。他说,它的董事会甚至会由城市居民选举产生。但他反对任何有关建立政府或私人替代政府的说法。相反,洛尔说,他只是想在人们对公共机构失去信心时对现有制度进行补充。

“这是你需要的天真”

谈到洛尔的成功机会时,人们的反应不一。莫泽认为洛尔的机会为零,但给了他“原创性的赞誉”。在她看来,像洛尔这样的项目充其量只是转移建设功能性城市无聊工作的注意力——当已经存在的地方都在与流行病和气候变化日益严峻的挑战作斗争的时候,这特别令人遗憾。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们最终会成为私人利益的工具,以迫使迫切需要资金实现经济发展的地方政府做出让步。

关于成功概率,洛尔说,从哲学上讲,他不能大声说出任何低于100%的数字,直到他承认可能在20%左右,然后说这取决于一个人对成功的定义。他明白,比他更了解城市发展的人有很多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他为何会失败。专业知识让人更谨慎——这也是他永远不会再创办另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原因。“当你知道的太多时,你会感到厌倦。”洛尔说,“你没有漂亮的履历,但你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思考这件事。初创企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对吧?这就是你需要的那种天真。”

代发05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9月6日一期封面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